沙巴体育官网-尽管已经斥资400万镑购买26000套新冠检测试剂盒,并通知疫情期间离开的海外球员尽快归队,然而英超何时按下重启键,仍是未解之谜

尽管已经斥资400万镑购买26000套新冠检测试剂盒,并通知疫情期间离开的海外球员尽快归队,然而英超何时按下重启键,仍是未解之谜。
据英国《电讯报》4日报道,保级球队反对在中立场地继续进行比赛。布莱顿CEO表示,中立场地对弱队影响比强队更大,因为无法利用主场条件为客队制造难题,但目前英超另外14支队伍对中立场地复赛比较赞成。
诚然,疫情面前人人平等,但论及亏损,一旦赛季取消,传统Big6将和其他球队拉开2000万镑的差距,而他们的老板们,更是在疫情中,遭遇了财富巨额缩水。
曼城老板曼苏尔酋长。
曼城巨亏,坏事扎堆
按照《每日邮报》估算,剩余9轮英超一旦腰斩,英超20队总亏损将达到10.829亿英镑,其中Big6(利物浦、曼城、曼联、阿森纳、切尔西、热刺)合计亏损5.34亿英镑,占到全英超亏损额的53.3%。
其中,曼联总损失达到1.164亿英镑,名列20队之首;曼城1.093亿英镑紧随其后,利物浦差距不大——1.026亿英镑,三支球队的损失都超过了1亿英镑,成为潜在损失的第一集团。伦敦三强切尔西、热刺、阿森纳排名4-6位,六队损失全部超过7000万镑。
我们先来看看最不应该差钱的曼城。
对于注资至今支出远大于收入的曼苏尔家族而言,疫情损失尚在可承受范围,但真正的肉疼却总是“双管齐下”:欧战禁令一旦执行,无缘外战的“蓝月”,远期营收和品牌价值都将急速下滑。
事实上,已经不止一家专业机构对曼城的估值极度悲观——在著名球市网站Transfermarkt的最新评估中,曼城全队总身价预估下跌2.24亿欧元,下跌幅度领跑全欧,头号球星斯特林身价下滑3000万欧元之多。
一言以蔽之,曼城和曼苏尔的损失目前虽然没有具体统计,但远期更胜当下。
利物浦老板约翰·亨利。
作为英超近几季整体营收最为健康的存在,利物浦1.026亿英镑的总损失,比起曼市双雄不过些微之差,但默西赛德郡真正闹心的,在于本赛季一旦取消,他们非但无法拿到与往年相等的冠军分红,甚至连苦盼30年的首次顶级联赛冠军,都要一并飞走。
这也直接打击了去年欧冠夺冠后,许诺“一个都不走”的老板约翰·亨利的投资热情。
原定于今年12月开工的安菲尔德看台扩建计划,将推迟一年进行,扩充7000个座位要到2023年才实现——利物浦损失的不但是现金流,更是三十年难遇的上升期
阿森纳大股东克伦克。
伦敦三强?老板还有钱吗
尽管损失在六强中最低,但阿森纳的烦恼只会更多,不会更少。
阿森纳老板克伦克不仅拥有英超球队,还有美国NFL的洛杉矶公羊、NHL的科罗拉多雪崩、MLS的科罗拉多急流和NBA的丹佛掘金。在美国体育赛事全面停摆的情况下,克伦克的损失难以名状:
因为新冠疫情导致SoFi体育场(公羊的新球场)的建设停工,克伦克体育娱乐公司(KSE)单是在洛杉矶的经济损失就高达10亿美元。
此外,由于该球场原本预计举办ICC国际冠军杯皇马VS巴萨的比赛,但在ICC全面取消后,这笔收入也打了水漂。
更闹心的是,本来阿森纳就只是克伦克的敛财工具,这样看来,枪手的财务又要“一夜回到解放前”。
上赛季,阿森纳比赛日收入达到了9600万英镑,占到了他们总收入的24%。酋长球场以大容量、高票价和赞助商众多而闻名,但如今,赛季腰斩的风险居高不下,围绕上座有关的收入锐减同时,球场各大赞助商也在谋求撤离。
而经历夏窗的分期消费之后,远期还贷压力巨大的枪手,正如克伦克所言:“预算以参加欧联杯为标准,但薪水支出却是参加欧冠级别”。球队频传将出售奥巴梅扬等人套现,也是迫不得已
切尔西老板阿布。
相比阿森纳的全面危机,切尔西的损失虽然较高,但考虑到球队近几季投资有限,即便赛季腰斩,排名结算仍相对体面,前景倒也并不悲观——但真正的麻烦,在于老板阿布资产的一再缩水。
疫情蔓延至今,阿布的资产已经蒸发24亿英镑,身价仅剩110亿英镑,早已不复当年英超首富的壕气。夏窗壕购已经是想想就好,愈发真实的转手传闻,恐怕更令蓝军伤神。
尽管预估损失在Big6中仅列第五,但热刺的财务状况,却是六强中最糟的一个。
上赛季,营收4.6亿镑的北伦敦球队,仅欧冠门票和转播费收入就接近1.1亿英镑,然而伴随着球队早早在1/8决赛出局,这笔收入将缩水至一半左右。而考虑到本赛季球队冲击欧冠希望渺茫,下赛季至少又将减少3000万英镑起步的分成。
当然,更惨烈的在于新白鹿巷的投用:这座才运营了一年出头的新家空场,意味着热刺要损失超过8000万镑的比赛日和商业零售收入,他们每个赛季还要支付近3000万镑的按揭……
曼联球迷打出横幅:要求格雷泽和CEO伍德沃德滚蛋。
格雷泽家族的“社会担当”
英超其余五强“通货紧缩”,但有一支球队曾被欧洲经济学家断言——如果有俱乐部能挺过疫情,那么只能是曼联。
尽管仰仗多年来攒下的“老底”,曼联商业营收能力仍是英超独一档的存在,但事实真的如此吗?
作为20队中唯一电视转播收入占比低于50%的存在,曼联收入结构的良性一向有口皆碑,但这并不意味着球队能在疫情中逆风傲立。
纽交所的股价可以说明一切:2018年曼联市值最高时,每股高达27.7美元,但4月29日收盘时,已经跌至每股16.54美元。
当然,这还要拜近期美股稍有复苏所赐,连续“熔断”时,曼联股价下探至12.66美元,总市值20.83亿美元,比两年前跌掉了一半还多,甚至跌破了2012年曼联初登纽交所时的发行价(14美元/股)。

去年2月以来,曼联最大的股东之一BAMCO公司,先后减持了75万和30万股曼联股票。而新冠疫情则加速了曼联品牌价值的下滑,格雷泽家族向球队注资3500万美元,算是给投资者注入信心,但这仍无法阻止曼联的品牌价值下滑5.4%。
在Brand Finance世界俱乐部品牌价值排行榜上,10年来首次被皇马超越……
自2005年入主曼联至今,格雷泽家族已经赚走了超过10亿美元的利润,面对一拖再拖的复工,多次被球迷咒骂的美国大亨,多少还表现出身为金主的担当:
在切尔西、阿森纳、热刺等英超豪门纷纷出台降薪措施之后,曼联表示不会要求球员降薪,帮助俱乐部渡过危机,他们将依靠现有的收入来源来化解。除此之外,曼联也没有采取政府休假计划,继续全额支付俱乐部940名员工的工资。
高层表现得“不差钱”,球员们也以实际行动响应:在队长马奎尔的号召下,曼联球员计划将月薪的30%捐赠给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NHS,用于支持曼彻斯特抗击新冠疫情,这笔费用大约在350万镑。
的确,疫情彻底改变了足球游戏规格,等到联赛重开以及进入2021赛季,也许身家2600亿英镑的沙特王储本·萨勒曼和他的纽卡斯尔,将用财力让英超见识真正的恐惧。

(本文来自澎湃新闻,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“澎湃新闻”APP)

Leav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